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一个精明交易者的感悟:用三分钟改变你的思维,少走10年弯路,委比什么意思

配资网 配资网 06月27日

交易就是理性与情感的对抗!交易需要理性的计划。

一个精明交易者的感悟:用三分钟改变你的思维,少走10年弯路

我很早以前就认识到,股市从来都不是平淡无奇的。它是为愚弄大多数人、大多数时间而设计的。股市上的两种主要的情绪,希望和恐惧--希望往往是因为贪婪而产生的。而恐惧往往是因为无知而产生的。我认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投机者真正的死敌,希望、恐惧和贪婪总是存在的,他们就藏在我们的心里,它们在市场外面等着,等着跳进市场来表现,等着机会大赚一把。希望对于人类的生存是至关重要的。但希望与股市上的表亲---无知、贪婪、恐惧和扭曲的理智是一样的。希望掩盖了事实,而股市只认事实。结果是客观的,是最终的,就像自然一样,是不会改变的。另外,还要永远记住,你能赢一场赛马,但你不能赢所有的赛马。你能在一只股票上赚钱,但你不会在任何时候都能从华尔街上赚到钱--任何人都不能。

贪婪、恐惧、缺乏耐心、无知和希望,所有这些都会使投机者精疲力竭。经过几次失败和灾难之后,投资者也许变得士气低落、沮丧、消沉,放弃了市场,放弃了市场所提供的赚钱的机会。投机者必须控制的最大问题就是他的情绪。记住,驱动股市的不是理智、逻辑活纯经济因素,驱动股市的是从来不会改变的人的本性。它不会改变,因为它是我们的本性。

投机客的主要敌人总是从内心出现。人性跟希望和恐惧无法分开。在投机时,如果市场背离你,你希望每天都是最后一天——而且你要是不遵从希望,你会损失的比应有程度还多——强烈到可以媲美大大小小的开过功臣和开疆拓土的豪杰。市场照你的意思走时,你害怕明天会把你所有的利润拿走,因此你退出——退得太快了。害怕使你赚不到应赚的那么多钱。成功的交易者必须克服这两个根深蒂固的本能。他必须改变你可以称之为天性冲动的东西。他抱着希望时,其实应该要害怕,在害怕时,他应该要抱着希望。他必须害怕他的亏损可能变成更大的亏损,希望他的利润可能变成更大的利润。照一般人那样在股票上赌博,绝对是错误的。

记住,如果一个投资者没有自律,没有一种明确的策略,没有一个简单易行的计划,他就会陷入情绪的陷阱。因为没有一个计划的投机者就像是一个没有战略,因为也就没有可行的作战方案的将军。没有一个明确计划的投机者只能是投机,投机,再投机,终归有一天不幸“中箭落马”,在股市上遭到彻底的失败。实际上,在所有生意人的一天中,都没有处理最重要的事情的计划。这就像战场上的一个将军,他的士兵的性命取决于他那周密的计划,取决于对这个计划的执行,在股市上,没有错误和漫不经心的余地。


在《孙子兵法军形》里,有一段话:“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意思就是说,善战的人,要挑容易打赢的仗去打,就像举起秋毫、看见日月、听见雷霆那样举重若轻。

兵法指挥的是军队,投资指挥的是金钱。

两千多年以后,在投资的世界中,那些善于投资的人做出的总结,居然和两千多年前的孙武,完完全全一样。

沃伦巴菲特曾经不止一次的表示,他投资的奥秘之一,就是找那些容易做的事情:“我并不试图超过七英尺高的栏杆,我到处寻找的,是我能跨过的一英尺高的栏杆。”

为什么兵圣孙武和股神巴菲特,他们做出的结金丰投资股票论,居然如此一致呢?

这是因为,在真实的世界中,变量是如此众多,各种变量之间的相互关联与影响,更是数不胜数。在这样多变的世界里,如果需要取得确定性的胜利,就需要极端确定性的把握。

但是,等一下,这种寻找显而易见的机会的投资方法,难道不是看起来太过简单吗?这么简单的方法,岂不是谁都能学会吗?谁都能学会的东西,难道还能赚到钱吗?

对于这样的疑问,老子早在《道德经》里做出了解释:“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正是因为这样的投资方法看起来过于简单,才被许多将军、许多投资者所不屑一顾,才被2,500年前的兵圣和今天的股神奉为必胜之道。

不过,这样一直等待敌人和市场出现大的纰漏才行动、从而轻松获得巨大回报的作战、投资方法,也不是像它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中最难的关键点,就在一个“等”字。

为了获取绝对的作战优势,有经验的将领必须以极强的意志力等待时机的出现。

《吕氏春秋》曾载武王伐纣之前,武王曾三次派遣间谍刺探商朝国都的情况,使者分别报告说商场“谗慝胜良”、“贤者出走”、“百姓不敢诽怨”,而太公一直等到第三次间谍回报,才告诉武王商朝已然大乱,可以讨伐了。

同样,为了得到最佳的投资机会,有经验的投资者也必须耐心隐忍,等待最合适的时机出现。


那在投机市场中,什么是专业投机者呢?并不是职业投机者,大机构中同样充斥者大量业余选手,卖菜的大妈也同样可以成为专业投机者。

我们认为专业投机者和业余投机者的主要区别就是:概率化思维。

在真正解释这个概念前,让我们来看看常见的亏钱者的行为特征。

现象一:认为A投资品基本面很好,会到30块,现在才15块,于是买入。随后价格下跌,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并想办法筹集更多的资金补仓,不幸的是,价格继续重挫,终于发现原来好的基本面里出现了之前忽略的问题,忍无可忍一砍了之。此常见所谓价值投资者和比较有“主见”的投机者。

现象二:认为A投资品会涨,所有技术指标都显示要涨,买入后下跌,“噢,肯定是主力想洗盘”,继续不动。可惜主力持续“洗盘”直到洗到山脚下,也不停。这常见为一些老手,当然是半瓶水的老手,常将“主力”这个单词挂在嘴边者。我们说我们就是主力,你信吗。

现象三:根据某理论,A将涨到多少多少。买入后不涨,“噢,理论上显示一定会涨到多少的,怎么可能涨不到呢?”抱牢,结果一直抱到和坐牢差不多。

现象四:隔壁王小二的表弟的小舅子有内线消息,说A会涨100%,结果,很多人都遇到过,就不多说了。

现象五:10块买入A,涨到11,差不多了,卖掉;怎么还继续涨?12再买,跌到11。唔,不对,赶快卖了;过两天,怎么又涨回去了呢?12.5再买,倒霉,一买就跌,12.3再卖,又是假突破;反复几次,初始利润早就变成亏损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结局多是类似的。其实,归结下来,这些亏钱的交易者都有共同特点:认为一定会怎么怎么样,好像自己是个神一样。一如现在市场上充斥着的大量神棍,预测明天会涨还是会跌,预测明天会涨(跌)多少。一旦偶尔对一次,马上信心膨胀,下次继续猜测,越猜银子越少。

其实,投机市场既是有规律的又是随机的,但问题是规律和随机是混在一起的,往往很难准确区分,用专业的话说:叫有偏随机分布,即分形。通俗点讲,投机市场是有规律的,但不是简单重复规律的,幻想通过一两个神准的指标之类的东西就成为投机大赢家是不现实的。

专业投机者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必然对的,他们也有预测但并不一定就完全以预测为准,他们相信他们会出错,这很正常,因为投机活动本就不是百分百肯定的事情,即使是大概率事情,也一样可能会出现不同结果。

比如,头肩底一般是底部形态特征,但一样会有不少的头肩底形态最后变成了下跌中继形态;圆弧顶也经常变成了上涨中继。正是有自己不一定是对的思维模式,专业投机者往往对未来走势不抱有成见,不要求市场一定按照自己的头寸方向来运行,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不让屁股来决定脑袋。

在进场之前,专业投机者都会对头寸可能的最大风险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策略,如果市场运行的对头寸有利,他们会微笑着收获利润,并对市场道声“谢谢”,因为他们明白这次赚钱部分是市场运气照顾的结果;当市场运行对头寸不利的时候,他们也会坦然接受现实,并按预先指定好的策略退出这次不那么愉快的交易,因为他们明白,这一样是交易的一部分,是赢利的成本而已。

简单的讲,专业投机者始终采取客观有效的策略来进行交易,并对任何一笔交易保持者概率化思维,不拘泥于任何固定的一方,对交易结果始终存在对和错两种可能保持足够的开放性,并且以此拟订相应的交易策略。

比如,如果头寸出现什么情况,就在什么位置加仓、什么位置减仓,什么位置清仓,仓量的大小等做好相应的对策,这样在出现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做到从容应对,避免了亏钱的主要因素——单向思维。保持概率化思维最大的好处就是始终能够用中性态度来对待头寸,通过交易系统拟合市场的获胜概率部分来获取稳定的赢利。一旦接受了概率化思维的观点,投机顿时变的简单起来,即使是最简单的交易系统也可以产生意想不到妙处。


反身性理论的最重要的实用价值就在于利用它来发掘过度反应的市场、跟踪市场在形成趋势后,由自我推进加强最后走向衰败的过程,而发现其转折点恰恰是可以获得最大利益的投资良机。

顺势而动的跟风所形成的主流偏见对市场所形成的推动是过度反应的市场形成的主要原因,跟风者的行动虽然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却同样能使市场自身的趋势加强。

由于市场因素复杂,不确定因素越多,随波逐流于市场趋势的人也就越多,这种顺势操作的投机行为影响就越大,这种影响本身也成为影响市场走势的基本面因素之一。

风助火势,市场被投资者夸大的偏见所左右,二者相互作用令投资者陷入了盲目的狂躁情绪之中,趋势越强,偏见偏离真相越远,实际上也使得市场变得越来越接近脆弱。过渡反应的市场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盛衰现象的产生。

所以市场的趋势在表象上就有两种极度的反应:一种过程是盛衰过程;一种过程是衰盛过程。市场趋势就是在两种趋势中不断地相互交错更替着进行着。

市场发展的趋势尚未被认定。一旦趋势被认定,这种认定将加强趋势的发展并导致一个自我推进过程的开始。随着现行趋势和现行偏斜观念的相互促进,偏见被日益夸大。当这一过程发展到一定阶段,极不平衡的条件即告成熟。

市场的走向可以得到成功的测试。市场趋势和市场人士的偏见都可以通过各种外界的冲击而一遍又一遍地受到测试。

确信度的增加。如果偏见和趋势都能在经受各种冲击之后依然如故,那么就是不可动摇的。这一阶段为加速过程。

现实与观念的决裂。此阶段的出现标志着信念和现实之间的裂痕是如此之大,市场参与者的偏见已经显而易见了,此时高潮即将来临了。

终于,一个镜面反射型的、能自我推进的过程向着相反方向发生了。此时人们对市场的看法不再起推动作用,原有趋势停滞不前,另一种声音开始影响着市场,原有市场信心开始丧失,这时市场开始向相反方向转换,这个转换点叫做交点,为下跌加速阶段。

如果发现了正控制着市场的反身进程,进而确认这种趋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价格将变得比大多数人使用标准分析框架所预测的价格高得多(或低得多)。


鸡和兔子的数学题

问鸡和兔子18只,一共46条腿,问鸡多少只?兔子多少只?

解读:常规的思考方式是鸡为X,然后兔子是18-X,在设一元方程求解。而超凡的思维是让所有鸡和兔子都抬起两条腿,这样一共抬起18*2=36条腿,还剩下10条腿都是兔子的,因此兔子是5只,鸡有13只。所以你要相信在同样的股价数据面前,有些人是和你思考方式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我是机构投资者,要想做一支股票,我认为我先要找到一支大小合适,前景无需多么优秀,但几年之内绝对不会倒闭的那一种。然后我去拜会该公司领导,告诉他我想投资他那支股票,请他们配合。如何配合呢?就是在我吸酬时,在公报时尽量将业绩放平,或者适当隐藏利什么是股改润,这一点公司很容易做到,只要对报表进行适当调整就行了,例如,将某些损益一个季度提完,使其报表看上去亏损;或者将后面数年的费用半年摊完,这都使得当期报表非常难看。

在这之前,我肯定是要进一些筹码的,这些筹码主要用来砸盘的。怎么收集这些砸盘的筹码?我不会每天慢慢去收集,因为这样会使股票天天上涨,反而难以收到足够的筹码,还容易被散户抢酬,并使技术指标形成向上趋势,更使自己收集成本提高。我会在某一天用大涨的办法来收集,当连跌数天后,散户都悲观失望,猛然一个大涨,套牢的看到了希望,不会抛出;而短线获利的,可能就交枪了,其实,在这个价位我只是要砸盘的筹码,不需要收集很多,因此用猛然大涨的办法就很容易达到目的。

第二天来个低开。为什么要低开而不高开,因为我昨天收集的筹码并不准备获利,而且要让昨天追风进去的短线筹码帮我砸盘,如果高开,很容易让短线筹码获利,他们就会在下跌途中有更多的资金来跟我抢酬,所以一定要低开,消耗这些短线资金。在这个下跌途中,我将逐步用单托底,因为我要形成自己的底仓。经过几天的连续下跌,有些割肉的筹码就会回补自己的仓位,这时候我不能让他们回补,我必须迅速的吃上去让他们追风,当形成追风盘时,我将在底部的部分筹码高抛,一是为了降低成本,二是腾出资金,然后再迅速的砸下去。

同样的,我会边托边砸,这样一来我就会得到更多价格更低的筹码。

当跌到很低位时,基本上就没人和我抢筹码了,因为在这个下跌途中,我通过不断的高抛低吸,不断的大幅度振荡,将大部分抄底的,抢反弹的都套在下跌途中,或者将他们亏损怠尽,使其不敢在来涉足这个股票,这时候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而公司的配合在这时就非常关键,长时间的业绩没有任何起色,使大部分散户因怀疑其会不会ST,到恐惧惊慌,高位筹码就会不断的掉落,我就可以在底部横盘当中不断的高抛低吸来收集筹码,这个可能需要较长时间,关键看顶部筹码掉落程度而定,如果高位筹码长时间的不松动,那我就不会去拉这只股票(底部充分换手)。

当筹码收集足够多时,公司的业绩也会转好了,因为在我收集筹码当中,公司将后面几年能想的出来的损益,或者费用都在那一年半载中摊完了,后面的报表当然好看。这时候我拉起来毫不费力,也无需多大成本。当这个市场里其他人看到这个股原来这么优秀,必然跟风者众,我就在这这当中逐步减仓。

公司能如此配合,那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其实很简单,我将股票拉到高位,他们也能卖个好价钱;在低位时,他们同样可以购入自己的股票,还能挣得名声,这样一来收益会相当可观,何乐而不为?

这当然要和大盘走势相同,在这中间,散户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当然,如果我做庄,还必需考虑很多问题,第一是证监会的监控,他们虽然老虎不敢碰,或者就是为虎作猖,但捏死个把苍蝇还是不成问题的,所以,操控股票不能让他们抓住把柄,这时候就要考虑多户头,或者拉几个私募大户集体作战.

第二要考虑产业资本的问题,如果我们拉的时候,他们看到利润可观,结果大量抛出筹码,那我们就惨了,必然会亏本出局,在做之前就必需先和他们沟通好,而且还要了解他们手上的流通盘是多少,抛售意向如何,这就是大小非问题.

第三个要考虑的是老庄,如果这个股没有被老庄放弃,那我是尽量不会去碰的,因为一但被老庄反做,那你死得就惨了,就像中国联通套游资一样,那死得是非常惨的,所以,选股非常重要.

第四个就是大盘状况,跟风的多不多,社会上的存量资金足不足,就像现在这样,大部分散户或者大户都被大宰一刀,这时候就不适宜做股票,你拉人家卖,结果把自己套在里面.那现在最适宜的就是砸股票。一般人都有个心态,20元买的股,跌到15元不卖,跌到10元不卖,跌到5元仍然没多少会人卖,但是你要跌到2元再拉回4元,不少人一看翻倍基本上都会割肉的,特别是长时间的向下或者横盘。

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砸盘就要开始。砸多少为适宜?根据大盘状况,每天操盘必需跟着大盘走,当大盘大跌时,你必需深砸下去,这时候成本很低,只要用少量筹码将关键点位砸开即可,会有止损盘帮你接着砸下去。但是尾盘必需进一些筹码,防止第二天大盘走低或者走高,有一定量筹码就好灵活掌握,也就是说,要在操盘时盯着指标股。

为什么要盯着指标股去做?关键就在于成本,随着大盘波动,你的成本最低,指标股跌时,你也跌,所用砸盘筹码量最少,因为没有多少人敢买,可以深砸。当大盘涨时你去拉,同样无须买多少,只要将关键点位的筹码买掉即可,有人会将股价推上去,到一定高点,你还可以将低位进的筹码出掉一些,这样可以腾出一点资金做一点差价。

所以,我们看到的股市局面就是要涨一起涨,要跌大家都去跌。

在股市中的人分好几种,趋势投资者,套牢后不理不睬者,技术派,基本面派,长线客,短线炒家等等。

我要在这个股票里做庄,这些人我都要面对,尽量的让他们在我控制的这个股票里少赚或者割肉而去,这时候我就要用很多办法来对付,因为他们赚多了,意味着我就赚少了,他们不割肉,我就赚不到钱。

对趋势投资者,我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将他们看做锁仓的一员;但对其他人,我平时的吃喝玩乐就全靠他们了。

我一般最喜欢套牢后不理不睬的,这些人把钱交给我后帮我锁定了大部分筹码,使我在底位有充足的资金纵横驰骋。

基本面派也是我喜欢的第二位,因为当我将股价拉高后他们基本就接手了,企业的基本面在我拉高股价后变得非常亮丽,他们就会来接盘;等他们接完后公司基本面就发生改变,他们在低位就将筹码再还给我。

技术派一般短线较多,喜欢做波段,这里的人有自认为技术高明的,什么KDJ金叉、死叉,什么MACD、CR、量价关系,什么费波纳奇黄金分割位,什么艾略特的波浪理论,还有江恩曲线等等,等等,但我做股票一般不看这个,我一般只盯着今天我下多少单,在某些价位进来多少单,大一些的户头在什么价位进出。这个对我来说非常关键,因为这决定了第二天该如何操作,有时候需要对他们安抚,让他们帮忙将股票在手上多留几天,以使活动筹码减少。

但有时候就必须让他们出局,特别是短线客,当今天发现短线游资进来多了,第二天不管怎样都要将他们杀出局,哪怕逆大盘而动。

回过头来看,呵呵,真搞笑,K线走的还真符合某些技术指标特点。偶然乎,必然乎。


在股票市场里,风险是要自己承担,而获利当然也是自己享受。如何享受获利?如何承担风险?只在买卖之间。买进然后持有,似乎是获利的不二法门。当然,买到下跌股或者是不涨股者除外。

买卖之间其实平淡无奇,打通电话或者鼠标一按就解决了,问题是决定做上面的动作之前,你的决策过程,恐怕不是平淡无奇的,它是你对公司基本面的了解,它包括你对股价的预期,它当然也需要很多技术面的佐证,然后,在你认为最适当的时刻按下快门。

什么时候是最适当的时刻?不计较最低点,不计较最高点,重要的是安不安全。可以防守的点,看得见就是安全,看不见就是危险。不信,一样的砖头摆在地上和摆在悬崖边,你站在上面看看,这样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现在的盘,安不安全?分线级数的下杀对短线客来说可能是重挫,分线级数的上涨也可能是喷出,但是对长期投资的人来说呢,也不过是小小的涟漪。所以安不安全完全在你的机制和你的认知。以本人的方法来看,短、中、长都还没有立即的危险,但是要我买进,现在...还不够安全。买卖之间真的很难拿捏吗,也未必,专心看图,时间到了它自然会告诉你。

彼得林区曾说,如果能找到预测上涨的线图,那我就能找到更多相同的线图,但他的发展却是往相反方向。线图只是辅助工具,不是全部。说得甚是,如果线图就是全部,那股票就一点也不好玩了。套进公式就可以了,不是吗?线图是人类交易该商品的心理状况、资金状况等等的累积。但是显现出来的是价格、成交量、k线、各种指针,而在这些信息里面,决定你的动作的只有两个..买进或者卖出。

线图的右边是最迷人的;线图的左边是最清楚的。会涨的股票的条件都一样,但是一样条件的股票未必会涨。买卖之间,需要一点看图的实力,买卖之间,也需要一点运气。

有人说,如果每一波都让你抓对了,那股票有什么乐趣可言?好奇怪的一句话,我们操作股票不就是希望每一波都做对的方向?不就是追求可以低买高卖的转折点吗?每一波都抓对有什么不好?不是人生一大乐事吗?

其实,认真想起来,这句话并没有错。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每一个点位都抓对,十次里面命中个七八次已经很不错啰!如果能够波波都对,包括点位也都对,那么早就是超级大富翁了,股市真的没什么好玩的。因为都在你的手掌心了嘛,还玩什么。

看对了,高兴一下,看错了,检讨一番。对对错错之间,如何让对的时候多赚一点,错的时候少亏一点,年终结算的时候,盈余多一点,也就对了,如果每年都能够盈余,那不就是对了吗?

回档是好事不是坏事,让有获利的人跑一趟,让空手的人有机会买,不是皆大欢喜吗?过高回测颈线不是很正常吗?你是不是磨拳擦掌准备承接了呢?承接点还没到,请耐心等待,这是比忍功的时候。

能赚能守,才是赢家。一波上涨会创造很多赢家,但是一个500点的回档,会让很多赢家变输家。差别在哪里?真正的赢家知道要跑,假的赢家只会享受帐面上的利润,空欢喜而已。

底部让一点,头部让一点,中间多吃一点,操作就是这样了。


万事万物,永不停易。守道,才能让人以静制动。长久的拥有一份七分的幸福与满足而不被任何波澜做打扰。以一颗知十而守七的心去做事与生活,可以让生活更平静,让内心更淡定,对于名利与物欲更加坦然。“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累累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笑。

交易要具备四大要素才能成功:知识、控制得当的勇气、金钱以及将这三者妥善结合在一起的精力。预见到会有亏损,雍容大度地接受亏损。那些对亏损苦思冥想的人总是失去下一个机会,而下一个机会很可能是个赢利的机会。

用钱来挣钱以及保住钱的一个根本要素是做事要有板有眼。 不进则退。要紧的是一旦实现了一个交易目标,你应该立刻设定一个新的目标。

专心致志的艺术能够帮助你成为一个杰出的交易者。也就是说,安排出时间来仔细地思考、计划、琢磨、调查、研究、分析、衡量和选择你的交易。把你的盈利一分为二,决不拿其中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再到市场上去冒险。

成功交易的关键是了解你自己以及知道你自己对压力的承受能力。成功者和失败者之间的真正区别,与其说是天生的能力,还不如说是在避免错误中表现的有素的训练。

交易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一切都寄托在希望上。永远不要用希望来取代事实。自信心的失落是最大的亏损。你不可能在原地不动而持久地表现出色。交易就像击剑,不是快速运动,就是身败剑下。

投资需要大智慧,大智慧就是投资哲学,当然所谓投资哲学不是空谈思辨,而是有伴随着的方法,比如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沃伦•巴菲特投资哲学的基础是“市场总是错的”,于是他们有一套在市场犯错时进行的价值投资方法。乔治•索罗斯投资哲学的基础是“我们所有人的世界观都是扭曲的或是有缺陷的”,他基于此总结出了反身性理论,利用“市场错误”获取波段性的超额利润。其理论指导性极强,但是一些市场的交点也是相当难于把握的。这些对于市场交点的判断,考究的功底远没有轻巧,往往有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是他对市场先生无常情绪波动的解释。在索罗斯手上,它变成了分析市场情绪何时波动的一种方法,这方法让索罗斯具有了“解读市场先生的大脑”的能力。

对比,有感于梅里兄对于市场波动的理解:股市波动的根本原因–是否有赚钱机会和赚钱效应。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性的总结和对于市场现象的思考,如果就此尝试适当深入去探究下这个市场行为过程,对于形成一套适合自己投资理念的体系,这是很关键的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市场行为的一个前提就是人的行为,离开人,去谈市场,去谈社会,去谈一些经济现象尤为显得抓不到问题的实质。这些很多所表现出来的经济、市场现象,很是杂乱,不要说要理解透彻这些现象有多难,就是厘清这些现象的过程就是一个不简单的过程,原因是没有触及到这些众多现象的本质。导致这些现象的最终本质就是由于人引起的,所以既然这些现象是人的行为导致的,那么就很显然有必要去探究有关人性的话题。

在这样一个完善体系过程中,完善自己的投资路程中需要的东西。最后在逐步形成利用掌握的知识来尝试在一些个体现象中来解释,不断地加于总结和完善,运用于投资路程中,或许你离投资成功的距离就不远了。

如果你想学习更多选股技巧,实战干货和庄家操盘,可以关注笔者的微信公众号:韦渊誉(wy80096),免费领取战法和交易系统一套,探索操盘之心法,静析个股之灵魂,尾盘更新主力控盘牛股热点。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