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Libra第二场听证会:马库斯疲态渐露,议员问题成最大亮点,600172股票

短线股票推荐 短线股票推荐 07月18日

来源/31QU

文/小壳

Libra第二场听证会:马库斯疲态渐露,议员问题成最大亮点


“你之前说过你愿意你的薪资全部用Libra来支付,其实有一个术语专门用来形容公司控制下的货币来发工资。你知道这个术语是什么吗?”

“不知道。”

“那叫股票。你对股票熟悉吗?”

“不熟悉。”

......

“之前你举了一个例子,说Libra项目可以帮助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女孩寄钱给她母亲。但我并不认为你说的这个例子很好地解释了你们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你们肯定是为了盈利。你们要怎么从这个项目中获利?”

“我们有过关于这个的讨论。这个女孩可以免费用我们的产品来与她的家庭交流......”

以上对话来源于北京时间昨日晚上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举行的听证会上。在Libra项目负责人马库斯与众议院议员们你来我往的交流中,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

在长达4个小时的听证会上,马库斯明显比前一场听证会疲倦了很多。前一场听证会上他显得从容而自信;而在面对明显数量更多的众议院议员们时,他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相比较之下,当初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在面对同样万人质疑的场景时表现得还算坚强,但此次换成了马库斯之后,可以明确的一点是他肯定没有找扎克伯格好好取取经。

不管怎样,即使在人数更多、意见更杂、包容性更强的众议院,对Libra项目的反对声音竟然出奇的一致。

尤为精彩的是不少女议员对马库斯提出了诸多“灵魂”发问,就如同上面的两段对话一样,众议院议员亚历山大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和玛德琳迪恩(Madeleine Dean)用咄咄逼人的语气拷问着马库斯。


Libra第二场听证会:马库斯疲态渐露,议员问题成最大亮点


或许是天音控股股票人数太多应付不过来,或许是前一天耗尽了所有脑细胞,面对众议院议员们夹枪带棒、不按套路出牌的各种问题时,马库斯只能被动应对。

直到听证会结束的那一刻,马库斯才能从高压之下抽出身来稍微喘口气。这两天对马库斯来说是一个折磨,而他主导的Libra项目也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和磨难。因为参议院和众议院对该项目的反对程度一个比一个强烈。

前天参议院议员夏洛德布朗(Sherrod Brown)认为Libra项目“绑架”了消费者也“绑架”了小型商家;昨天会议一开场委员会的主席马克西恩沃特斯(Maxine Waters)就要求马库斯在监管机构采取行动之前立马停止发展Libra。

基于对Facebook黑历史的了解,众议院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在他们眼里“一错再错”的学生,逮住机会就对Libra项目一顿猛批。态度都是消极负面的,但说话的方式却各有千秋。

“我支持创新,但反对Libra”

在听证会开幕式上,主席沃特斯提出了旨在全面禁止Libra的立法草案。

该法案的草案最近将出台,草案内容如下:“大型公司不得建立、维护或经营一项数字资产,这种资产被定义为具有交换媒介、记账单位、价值存储等功能的货币。”

沃特斯说:“我密切关注着Facebook的计划,如果Facebook的计划实现,该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将有着庞大的经济实力,这可能会破坏法定货币和政府的稳定。”

当然,他话锋一转,委婉地表示自己是支持技术的发展的:“我们都支持创新,并不是说反对这个计划就不支持相关技术的发展了。但我们需要在这样十分重大的事情上取得一些进展。”

与前一天的策略基本一致,马库斯的回答仍然含糊其辞:“我们完全致力于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合作。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适当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提供Libra。”

“扎克伯格应该出来说明一下”

虽然Libra项目负责人出席听证会,但众议院议员们显然并不感到满足,他们还是希望把背后真正的操盘者叫出来好好“训”一顿。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人布拉德谢尔曼(Brad Sherman)表示:“我们需要把马克扎克伯格带到这里,这是最大的事情,或者说这个项目试图成为我们委员会十年来将要处理的最大的事情。虽然你(马库斯)是他的员工,但这毕竟是扎克伯格的计划,他应该出来说明一下。”

当然了,显然扎克伯格并不会轻易重返“战场”喝议员们的口水,北斗导航概念股无论是多么难听的话,也只能马库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我们思想开放,但不敞开大门”

远在大洋彼岸的欧洲也没闲着。今年作为东道主的法国要在8月份主持新一届G7会议,而就在马库斯参加第二场听证会的同一天,G7集团的各国财长们先在巴黎聚在一起对Libra狠狠地批了一通。

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在会议上对记者表示:“Libra在每个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想必这一个多月来他对Libra项目日思夜想的程度比马库斯还严重。

朔尔茨表示:“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官员都很关心(大公司)是否遵守所有规则,也很关心是否需要改变监管来确保金融稳定。解决Libra的问题需要迅速行动。”

东道主国家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私人公司不应“有可能创造主权货币”。他还把这件事作为七国集团会议议程的核心来看待。

“我完全同意穆努钦(美国财政部长)表达的关切,我们不能接受任何与主权货币具有相同权力和作用的货币。”

没错,这个穆努钦就是把Libra项目上升到了国家安全层面的官员,他口中的“加密货币”会被用来支持非法活动,把“加密货币”换成“美元”或者“货币”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违法犯罪活动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哪种货币或者手段,而在于活动的性质、参与人等等。

当然,这两天Libra收获的也并不都是批评的声音。英国一直都觉得国内支付体系并不太完善,技术发展也并不如美国,因此英国一直保持“我家大门常打开”的积极态度,对加密货币等新技术新现象都十分友好。

当然了,这种友好是有限度的:“我们思想开放,但不敞开大门”。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前金融稳定委员会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在接受采访时也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更具体来说,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表示:“如果(Libra)这一做法奏效,而且得到了适当的监管,那么它可能会被转化为金融稳定委员会(Trans)形成性。”

这两天释放的信号最积极的可能就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代理主席大卫利普顿(David Lipton)了。

他在法国会议前夕警告称,如果Libra基于对风险的简单评估而“被压制”,这可能会阻碍创新:“你一开始不知道一项技术有多重要,这需要多年来的实验和适应,通常来说需要花费几十年。”

总体而言,G7财长会议比较担心Libra会威胁到自己国家法定货币的地位,特别是考虑到Facebook拥有让人恐惧的巨大体量。他们还顺便说了一嘴要对数字资产征税的事情,当然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如果不是之前的剑桥数据泄露事件,或许Libra不会在还未出世的时候就收到一边倒的批评声。因为如果基于用户此前的信任,Facebook会得到更多广泛的民意支持,这样至少在面对听证会的时候马库斯会更有底气一些。

近来,美国不断凭借着自己美元本位的地位对他国实施经济制裁,不少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当然不甘心让人随意拿捏。委内瑞拉等国家纷纷拥抱加密货币,中国为了抵御Libra项目可能带来的冲击也要先下手为强自己发行数字货币。

大型科技巨头想要自己发币势必威胁到既有获益者的利益,进一步两者的冲突就会加剧。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没有创新就没有进步,或许只有在这样的多方利益的冲突之下最终达成的平衡状态,才能让新技术和新经济现象更广泛的普惠人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