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你不懂,大官人和老太师的世界,天康生物股票

短线炒股技巧 短线炒股技巧 06月28日

1

高考结束了。

咱们聊一聊《金瓶梅》。

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高考和《金瓶梅》放一块儿说。

大概是高考结束就可以看《金瓶梅》了?

2

在过去,食盐销售由官府控制。

不允许其他人贩卖私盐——贩卖私盐,是杀头重罪,亡命徒才干的事儿。

隋唐演义里的程咬金,唐代黄巢起义的很多起义领袖,元末农民起义的张士诚、陈友谅都是搞私盐的。

贩卖私盐的利润巨大

虽然盐是日常必需品,但其制作成本很低——煮海可以为盐,煮卤可以天地源股票为盐,家庭作坊就能干。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支上一口大黑锅,柴火烧起来,把水咕嘟干了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这么容易得的银子,谁看着不眼红?

连官府都眼红。

历朝历代都把食盐经销权死死攥在手里。

3

西门庆当时已经积累了一些家底和名气。

他舍得送礼,去蔡太师家每次都送好几大箱子,就连蔡太师和蔡太师的管家都觉得礼物太重了。

西门庆甚至还帮着蔡太师的管家翟云峰买小老婆。

大家心里都明白,西门庆的家底就是蔡太师的小仓库。

4

有一天,翟管家给西门庆写了一封信。

信里说,过些日子蔡太师的干儿子蔡状元将路过清河县,希望西门庆招待一下。

状元啊,都是皇帝亲自考察过的,每三年才出一个,含金量很高——比现在一个县里每年一文一理两个高考状元含金量高得多。

不过,蔡状元也是个寒门状元——没死的那种。

翟管家的意思很明确,蔡状元认了蔡太师当干爹,回家路过你们那儿,你好好招待一下——不但要吃好喝好,临走还得大包小包。

当然,蔡太师、翟管家都是有水平的人,说话不必这么直接。

西门庆都明白。

5

跟蔡状元一起路过清河县的还有安进士。

安进士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兰陵笑笑生特意交代是穷得娶不起媳妇那种。

蔡状元和安进士来到清河县,西门庆好吃好喝好招待,临走时又大包小包地送——

到次日,蔡状元、安进士跟从人夫轿马来接。西门庆厅上摆酒伺候,馔饮下饭与脚下人吃。教两个小厮,方盒捧出礼物。蔡状元是金缎一端,领绢二端,合香五百,白金一百两。安进士是色缎一端,领绢一端,合香三百,白金三十两。

虽然舍了许多真金白银,但这是西门庆一辈子做得最划算的生意之一。而且这是一笔三赢的生意。

蔡太师和翟管家那边,里子面子都有了,对西门庆的印象分满分,不怕他西门庆骄傲。

蔡状元、安进士这边算是正式结交了——对西门庆来说算是跨阶层向上结交,蔡状元、安进士则拿到了他们需要的东西。

他们三方都是赢家。

6

后来朝廷出了一个政策——确切地说是蔡太师给追随者搞了个政策大礼包。

蔡太师向朝廷陈奏了七件事儿,其中一件跟食盐经销有关。

政策大概内容是说,各地方的大户人家如主动供应粮食给官府,官府会给他们一些盐引作为回馈——目的是调动大家向官府供应粮食的积极性。

盐引是一种批文,有了这个批文就可以经销食盐,相当于现在的各种牌照、经营许可。

谁家离得开食盐呢?盐引就是白花花的现金。

蔡太师的这个政策还处在讨论阶段,并没正式实施,甚至还有其他大臣提出反对意见。

西门庆和蔡太师、翟管家关系非同一般,所以能提前知道内幕消息——这也算是蔡太师对西门庆的一种回馈。

西门庆家之前给官府供应过粮食,按照这个政策,能得到三万盐引——一大笔横财。

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么大的馅饼砸到自己头上,直到别人给他念了手抄版内部文件,他才相信。

7

说到这里,不得不稍微拓展一下——盐引政策虽然是个政策大礼包,却也是一次权力向民间秀肌肉

大礼包意味着利益分配。

利益分配意味着有多有少,有大有小,有好有差,有早有晚,有南北通透有单面开窗。

分配时谁多谁少,谁打谁小,谁好谁差,谁早谁晚,谁南北通透谁单面开窗,由分配者说了算。

分配者自然就有了展示权力的机会,很容易形成众星捧月的场面。

如果想抬举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要么给他为其他人分配利益的权力,要么给他评价好坏优劣的权力

当然,这些权力也未必是别人给的,很多时候需要自己去争取——甚至夺取。

例如蔡太师,也不是一开始就站在高处为大家分配利益,而是几经沉浮一步步爬上来的。

8

盐引虽是好东西,但有盐引不一定立刻就有盐卖——得拿着盐引,找盐政去领相应数量的盐,然后才能卖

如果盐政推三阻四,卡着你让你跑来跑去开证明,磨叽到最后就是不给你办,你也只能拿着盐引干瞪眼——所以很多盐引会贬值。

同一批盐引,能越早拿到盐,越能卖个好价钱。

西门庆的三万盐引就不存在被卡脖子的问题。

因为曾经受他照顾的蔡状元,当上了两淮巡盐御史——专门管盐政,不久就要去上任,上任途中刚好又路过清河县。

9

蔡太师对自己的追随者非常不错,自己被众星捧月的同时,不忘给追随者一些秀灿烂的机会

盐引政策新公布,里面涉及巨大的利益。派谁作为代言人下去分配利益,说明稀罕谁。

蔡太师让蔡状元去当这个巡盐御史,说明蔡太师稀罕蔡状元——时常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好好干”的那种。

稀罕蔡状元并给蔡状元光辉灿烂的机会只是一层更深一层的含义是:蔡太师稀罕状元这条线,想借状元这个线头为这条线输送好处——蔡太师作为局中人和过来人,自然知道蔡状元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他会和他们摩擦出什么火花。

10

没多久,蔡状元果然前去上任,路过清河县。

此时的蔡状元已经成了蔡御史,人也比之前油腻了许多,也威风了许多。

一起来的还有宋巡按。

西门庆早就做好了迎接准备,宋巡按、蔡御史一到,又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连随从、司机都有五星级待遇。

当时哄动了东平府,大闹了清河县,都说:“巡按老爷也认的飞力达股票西门大官人,来他家吃酒来了。”

巡按老爷来家喝酒,哄动了东平府,大闹了清河县——这正是西门庆想要的效果。

来的官越大,西门庆越光荣,将来越安全,蔡太师亲自带着队伍来一趟更好不过。

那天夜里,西门庆还带蔡御史嫖了个娼,嫖的是清河县明星级妓女——

书童把卷棚内家活收了,关上角门,只见两个唱的盛妆打扮,立于阶下,向前插烛也似磕了四个头。……

蔡御史看见,欲进不能,欲退不舍。便说道:“四泉,你如何这等爱厚?恐使不得。”

……

于是月下与二妓携手,恍若刘阮之入天台。

11

别人拿着盐引想去领盐,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就算给盐也不一定及时。

西门庆和蔡御史有这些瓜葛,就不一样了。

西门庆跟蔡御史说盐引这件事儿时,还有些扭捏,还得找个手下办事员在一旁帮衬着。

蔡御史倒是很大方,笑着就把事儿给办了,他对西门庆的办事员说——

“我到扬州,你等径来察院见我。我比别的商人早掣一个月。”

走加急通道,比其他商人早一个月,这是蔡御史给西门庆的回报。

不识货的人可能觉得只是个小小加急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要知道,做生意可是跟时间赛跑,时间就是金钱,有没有这个加急,效果差别很大。

西门庆识货,诚惶诚恐,连忙说“老先生下顾,早放十日就够了。”

早放十日就够了,一开口却早放了一个月。

估计西门庆也没想到当年的付出会有这么大回报——简直是意外惊喜。

其他供粮大户还在拿着盐引排队走流程,西门庆家的盐早已经开始叫卖了

西门庆的速度,让好多人惊掉了下巴。

这批盐,让西门庆的财富又上了一个台阶。

下次给蔡太师送礼时,又多了好几大箱。

你不懂,大官人和老太师的世界

原创不易,求转发,求扩散,感谢支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