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新股上市第一天如何购买

配资114 配资114 09月11日 09:25

上次,我们有讲到明斯基关于金融危机的理论。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看到市场上发生金融危机呢?明斯基认为,因为这种危机是一种内生的周期波动,是我们这个经济模式本身决定的。

所以,针对这种周期性的危机,明斯基开出了自己的解药。他说:既然是内生的周期波动,那政府通过逆周期调控,就可以“烫平”这种波动了。

这是一种挺理想的说法。但是,现实世界总是比我们的“理想国”要复杂得多。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

从90年代开始,全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局部的金融危机呈现出频繁和高发的趋势,而且,破坏力度也很大。比如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的阿根廷的全面危机,当然了,最引人注目的肯定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还有之后的欧洲债务危机。

很多人感到越来越迷惑,明斯基时刻到底有没有解药?金融危机是不是可以避免?

一、宏观调控监管解药的内在缺陷之:政府必须做对

宏观调控、金融监管,都被作为解决经济周期波动的良药,用来预防和控制危机。但是,你千万别忘了,这个药要起作用,是有个假设前提的——政府必须做对。而你知道,“一直正确”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你想想生病发烧的例子就明白了。我们生病发烧去看医生,要碰到了好医生,一剂药就治好了,要是碰了个庸医,开错药方,说不定不但烧没退,还有副作用,搞出更大的毛病。

比如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的阿根廷危机,都是因为前期的信贷扩张过度,政府反而加补药导致的。当时阿根廷的执政党为了拉选票,就任意地加大公共开支。十多年下来,财政赤字增加了10多倍,而且借了很多外债。国外的利率一波动,自己国家的货币就贬值,发生货币危机,然后产生连锁反应。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

所以你看,政府,是人组成的政府,很难不犯错误。

尤其到了80年代、90年代之后,像互联网这种信息技术突飞猛进,无论在资金还是信息流上,全球联动越来越密切。再加上,各个经济体的规模成倍增长,金融创新也层出不穷。所以,信贷扩张的方式变得越来越复杂。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次贷产品,就是因为各种眩目的金融工具包装,躲避了监管。金融创新和监管之间的博弈,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现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一个政府要搞清楚自己国家的信贷规模、信贷结构,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还要考虑其它国家的联动效应,提前作出预判,对症下药,这更是难上加难。换句话说,现在的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确确实实对政府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让政府一直做对,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一个最好的警钟,美国政府的宏观调控和监管水平在全球都是非常优秀的。但即使是美国这样的成熟体系,在监管和调控上也出了很多的漏洞。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

比如说在21世纪初,它连续地降息,这在后来大家都认为是宽松过度,忽略了经济繁荣和信贷扩张之间相互加强的作用。另外,在1999年的《金融服务法案》之后,宽松监管成为主旋律,各种衍生品的链条被拉得很长,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复杂无比的影子银行体系。监管层对金融产品的加杠杆能力大为低估,直到捅出了大漏洞,金融全球化的格局下,就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灾难。

二、宏观调控监管解药的内在缺陷之:大而不倒的道德风险

除了“总要做对”这个难题之外,出了问题之后,怎么补救呢?这是政府调控监管体系的第二个困境。

比如说政府要不要救市,这就是个没法解的题。按照自由市场原则,机构自负盈亏,政府是不能拿纳税人的钱来补贴的,可是,一旦某个机构的问题演变成全市场的危机,企业破产、银行倒闭、人民失业,那这个成本最后谁负,还是纳税人来负。

像2007年,雷曼兄弟当时快破产了,当时美国政府内部就激烈讨论过,到底应不应该救助雷曼兄弟。讨论的结果是,我们要按市场原则行事,结果雷曼倒闭了,牵一发动全身,导致整个市场预期转向,把一个次贷风波演变成了全球金融危机。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

所以后来在另外几个大金融机构遇到问题的时候,美国政府就果断出手了,尤其是对美国国际集团(AIG星辉车模),财政部干脆直接出巨资接手,当了股东。这个举措事后看,一方面,是对的,因为在危机的时刻扭转了市场预期,等于防止了多米诺骨牌的倒塌。但另外一方面,它也助长了一种非常危险的预期。因为一个机构会想,我只要体量足够大,政府就没有办法不兜底。所以,作为机构的最优策略,一定要肆无忌惮地进行扩张。这就是所谓的“大而不倒”的道德风险。

这种大而不倒的道德风险,是所有政府机构都面临的困境。

说个你平时老听到的笑话你就明白了,欠银行100块的是孙子,欠银行10个亿的是大爷,银行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这个欠10个亿的大爷活下去的。这样博弈下来的均衡一定是什么呢?各个机构拼命扩张,逼得政府最后兜底。政府兜底是要钱的呀,所以它其实是以经济增长、税收增长为前提的,否则就只能搞财政赤字,依赖杠杆。政府的杠杆率越来越高,整个经济体的脆弱性上升,最后演变成全球性的危机。

这基本上是个“死结”,在目前全球的政治体制和增长模式来看,几乎是个死循环,看不到解法。所以说“明斯基时刻”虽然是在过去几十年里面一次次地被化解了,但是从长远来看,仍然是悬挂在资本时代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跌落伤人的危险。

金融课堂:金融危机真的是资本时代的不治之症?

说到这儿,是不是感到有配资盘点绝望呢?其实也不用绝望,社会经济的发展,其实和我们人类社会的演进,是一脉相承的。

人类在发明青霉素之前,一发炎就会感染死掉。所以,肺炎什么的都是绝症。有了青霉素之后,这都算是小病了,对吧?再想想二十年前,癌症基本上是死亡的代名词,到现在为止,大部分的癌症都有药可治,早期的存活率更在90%以上。把这个逻辑放在经济体上是一样的,经济体的问题和人体也一样,它在演化的过程中会不断地产生新的突破。

比如说金融行业就出现了科技金融的新趋势。很多人会寄希望于区块链、数字加密、货币、众筹这些新的金融模式,会给我们现在的经济运行模式带来突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