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600710股票

配资114 配资114 11月13日 08:19

今天我们聊聊经济学家詹姆斯布坎南(James M. Buchanan, Jr.,1919.10.3-2013.1.9)。他算是美国土生土长的经济学家,这也反映了美国经济学在二十世纪中叶逐渐崛起。

他1919年出生在田纳西州一个农场,小时候还干过不少农活。他日后调侃说,做学术就是比耕田好一些的工作。

他的一生,有一些算是巧合的地方,比如美国第十五任总统和他同名,也叫詹姆斯布坎南,而他的祖父做过州长。或许正是这些巧合,导致布坎南一辈子研究对象之一就是美国政府。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詹姆斯布坎南

对于经济学,肯定有人会这样说:经济学只关注市场,不关心政治,所以研究出来的理论,一触及现实问题,不少时候就失灵了。其实学了这门课,你就知道事实并非完全如此。经济学从诞生就是政治经济学。后来学术分工后,有了不同门类。今天介绍布坎南开创的公共选择理论,对于分析现实非常有帮助。

1、政府并不是中立的?

2019春节,不少朋友去美国度假。我一朋友兴冲冲在行程中安排很多参观。大家都知道,美国国立博物馆藏品多,很多还不收费。结果,他这次吃了闭门羹。一查,原来美国政府关门,波及美国国立博物馆。这是美国历史关门最长的一次,35天。从70年代到现在,美国政府差不多关门了20次。

参观不了博物馆是小事,公务员也领不了工资,而且不少大事政府关门根本没辙,比如立法之类。美国政府关门,其实正是一种政府失灵。政府可能失灵,这是公共选择理论一个重大发现。之前,美国经济学家研究市场,发现有市场失灵。他们往往认为美国政府是中立的,市场失灵时,美国政府介入反而是有效的。

布坎南认为美国政府并不是中立的,也不是无所不知的。而且,负责制定与执行政策的是具体的美国官员,并不是没有私心杂念的圣徒,他们同样会追逐个人私利。美国政府官员也不是掌握一切信息与决策能力的全才,其决策同样可能是短视的。也就是说,和市场一样,美国政府也会失灵。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美国政府失灵,导致政府关门,还不是最坏的。2008年10月,冰岛成为欧洲债务危机爆发的第一站。三十万人口,人均负债37万美元。当时冰岛总理就进行了电视直播,宣布国家在破产边缘,股市关闭,三大银行全部收归国有。事后,这位总理也因为渎职罪遭受审判。这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的问题。可见,有时政府失灵导致的是经济崩溃甚至国家破产。

站在今天,我们需要纠正一个观念。政府不是家庭,政策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公共利益。在公共选择研究路径之下,政府行为本身也就不再是一个黑匣子了,而是可以被经济思维照亮的。

2、理性看待政府决策

那么我们该如何正确和理性地看待政府呢?这里需要了解公共选择理论的两个要素。第一,政治也是交易,是政府部门以及政府官员为了各自的利益,进行的各种交易。第二,官员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利益考虑。

可见,人在政治市场上,也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由此,经济学的庞大武器库就有了用武之地。可以用来分析,表面看起来面孔模糊的政府机关了。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布坎南说美国政府不是神,它并没有无所不在和正确无误的天赋。而公共选择可以让政客或政策,成为经济分析一部分。这改变了以往对于“哲人王”、“贤人政治”预期。正是这种预期,导致了专制的开始。

比如环保,大家都觉得好。什么是重点?如果认为是尾气,那么比较方便管理,出台尾气规则就可以了。而这将导致各汽车厂商,不得不有求于相关部门。这些部门权力自然也就扩张了。至于其他,比如散烧煤,也许对空气污染影响更大,但是监管很难监督和管理。因此多数情况谢治宇下,大家可能就没有动力去分析和做政策研究。

人制定的政策,有对有错,就像私营企业一样。不同的地方是,如果私人企业做错了,他们自己会承担的损失。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在决策前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尽可能谨慎。

相反,政策决策所产生的利益,只有小部分能够与官员自身利益联系。这样一来,信息收集与决策努力的动力,很可能是不足的。比如在美国,议员的工作涉及立法,理论上要做很多准备研究工作。但议员都比较忙,不少时候依赖外部力量,最典型是智库。智库多数标榜独立,但往往和各类公司有千丝万缕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国会山的一些法案背后,总有相关利益集团的影子。大家都说华尔街是美国的象征。其实,决定美国命运更多是另一条街,华盛顿的K街。这条街在国会山和白宫间,真正意义上链接财富与权力。我去过那边,街不长,也不显眼。但两边密麻麻的全是知名机构,你能想到的智库、公关公司多数在这边。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更进一步,私营企业有现实经营压力,犯错容易被发现。这使得他们快速地做出决策,退出导致损失的领域。就像万达2017年决定转型,就大手出售资产。但政策反馈机制不是如此。做出决策的官员,承认错误可能需要个人付出代价。相反,继续投入资源或者掩盖错误,却更符合自己的利益。这种情况下,很多巴菲特错误无法被迅速纠正,反而有更多的资源不断地投入其中。

例如,中西部一些县城,总有鬼城的传说。在前些年招商引资最高峰时,花费巨资,修建了大规模的工业园区。但园区做什么?怎么用?并没有进行充分的研究。从地方看,建设园区时GDP好看了,这可能最重要。现在,这些工业园本应该被改造,但现实往往园区继续存在,现状一片萧瑟。

3、布坎南看凯恩斯

如果说市场失灵是偶尔,那么,政府失灵却是常态的。除了微观政策,宏观经济政策也是如此。

例如,对大家影响最大的投资领域。大家都知道,凯恩斯主义认为经济处于衰退时,政府为了缓解失业应该加大投资。受到这一理论影响,美国财政也发生重大改变。预算平衡不再是政府追求的首要目标,公共开支刺激成为可以接受的政策。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在1946年前,美国多数情况是财政盈余。而赤字的情况,往往出现在战争或者大萧条时期。尽管战后美国政府也努力平衡预算,但是进入六十年代之后,预算平衡的年代越来愈少。从1967到1996年,盈余的年份只有1969年一年。这种情况换句话来形容,就是寅吃卯粮。

只要经济状况继续往好的方向发展,大家也不计较什么。可是进入70年代之后,美国经济出现了滞胀危机,也就是通货膨胀和经济放缓的同时存在。通胀率有的年份超过10%,失业率也居高不下。

凯恩斯的理论对错,这里暂时不讨论。布坎南在70年代,从公共政策角度出发进行研究,他指出,即使凯恩斯主义理论正确,实施起来也有问题。

政治家也是人,也会面临选民压力,因为这直接关系到选票的多少。如果经济下行,政治家们必须要做点什么,否则只好下台。所以,美国政府往往决定增加公共支出。于是,随之就会有预算赤字,这虽然也会带来物价上涨。不过,因为就业直接和选民有关,物价平稳被放在相对次要的位置,通货膨胀就悄悄诞生了。此时,出现了赤字,为了平衡预算,政府需要增加收入。按理应该加税,但对民主政府来说,加税几乎等于政治自杀。所以政治家都在口头表示减税,却很少落实。于是赤字又一步扩大,政府继续举债,物价继续上涨。又开始一个恶性循环。

经济学大师的顶级智慧:布坎南,政治人其实也是经济人

现代政府尤其民主政府,更容易陷入债务问题。布坎南管这种现象,叫作“赤字中的民主”,就是财政支出总是倾向于大于财政收入。因此,政府对于经济的干预政策,不仅没有带来想象中的经济复苏,反而是不断的预算赤字上涨。我们知道,弗里德曼从货币主义,论证凯恩斯主义失败。今天我们知道,布坎南则从公共政策角度,论证了凯恩斯主义的财政问题。

布坎南有一位重要搭档塔洛克,他也被认为是应该获得诺奖的人物。和斯密对应,塔洛克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所需的研究经费或福利支票,并非得自官员的恩惠,而是得自他对自己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算计。”这就是说,政府也不是免费午餐。80年代,两人一起在乔治梅森大学,创办了公共选择研究中心。这改变了经济学历史版图,也深刻地影响了奥尔森等卓越经济政治学者。

今天我们了解了布坎南的公共选择理论的两个要素,就是政治是交易,和官员身上,也存在作为人的问题。掌握这两个要素,能够帮助你从公共政策角度,重新审视政府的决策,和这些政策对经济和个人生活的影响。

相关阅读